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历史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655|回复: 3

[转贴]人无完人,张自忠是浪子回头型的污点英雄!

[复制链接]
粉丝  发表于 2008-4-2 00:00:00 |阅读模式
1937年7月19日是张自忠签订卖国的"香月细目"的日子.当天晚上11点半,日本驻屯军司令香月清司和张自忠,分别来到天津张允荣的住宅.张允荣是张自忠的把兄弟,后沦为大汉奸,在他家中和日本人谈判是非常安全和可*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协商,香月清司和张自忠,张允荣分别代表中日双方签了字.世称"香月细目".这时已是20日凌晨了.到了晚间,蒋介石闻讯,立即电问29军军长宋哲元,宋称不知此事,他主观上认为自己没有授权给张自忠,张又不负责外交事务.想张自忠不会私自和日本签卖国条约.看来,宋哲元是过高的估计了张的为人.宋即据此回答了蒋的询问,而否认了有此"细目.此事直到日本投降后,才在由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所编《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中查到,“香月细目”的中方签字人是张自忠和张允荣。
“香月细目”主要有七条,

1。彻底镇压共产党的策动;

2。对双方合作不适宜的职员,由冀察方面主动予以罢免;

3。在冀察范围内由其他各方面设置的机关中有排日色彩的职员予以取缔;

4。撤去在冀察的蓝衣社、CC团等排日团体;

5。取缔排日的言论及排日的机关,以及学生的排日运动;

6。取缔冀察所属各部队的排日教育及排日运动;

7。撤去北平的37师,由冀察主动实行之。。。。。。。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穿日本人的狼子野心。张自忠签订了卖国条约,得到了日本人的应允,可以取代宋哲元任北平市市长和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只在天津是不能完成“香月细目”规定的内容。张自忠就于7月25日私自离开自己的“防地”天津,来到了北平。不和军长打招呼,不向军部报到,一头扎到一群亲日分子中间,阴谋策划如何来执行“香月细目”,以谋求日本人的欢心。7月27日29军军长宋哲元拒绝了日本的最后通谍,发出了自卫守土通电。28日在北平铁狮子胡同宋和张维藩、秦德纯、冯治安共同研究作战时,张自忠闯入和宋发生了争吵,逼宋离开北平。当晚,宋带领张、秦、冯离开了北平。张自忠成了北平代市长和冀察政务委员会代委员长。本来,宋可以在北平多呆几日即可完成蒋介石交给的防守平津冀察的任务。张自忠这一逼只好仓促离开北平。28日晚宋哲元出西直门时,给天津38师副师长李文田发了出击令。

李文田、李致远、马彦CHON等人发表了“誓与天津共存亡,谍血抗战,义无反顾”的誓言。率领38师全体官兵身带大饼,于29日凌晨2时开始出击。兵分两路,一路直取海光寺日本驻屯军司令部,一路杀向东局子日本飞机场。双方激战了15个小时,给日方以重创。当时日本人认为张自忠已在掌握之中,就把主要兵力集中到北平,没有想到38师的这一出击使日本人受到很大的损失。立刻找张自忠让其下令38师仃止开火。张给李文田打来“和平有望”的电报,李即下令仃火。至29日下午,战斗仃止。李文田率38师官兵向在保定的29军军部报到。天津的警察4000余人全部被日军缴械投降。在北平当上市长和委员长的张自忠,立即下令将冀察政务委员会中的有抗日色彩的委员全部换成亲日的委员,将北平市公安局长换成大汉奸潘毓桂,将北平置于日本人的控制之下,促使阮旅降日。25日时还曾盗用宋的名义,准备将37师撤离北平。大家看一看,张自忠的这些所作所为是不是汉奸行为,是不是卖国行为。张自忠在北平任职只不过一周左右,却做下了日本人做不到的许多事情。38师这一打,日本人一看,张自忠并不能再控制住38师,认为张再也没有利用价值了,就不再理睬张了,亲日分子也不再理他了。。张只得仓忙逃离北平。

  29军中,共有三个高级将领和日本人签订了条约,一为秦德纯,是奉令签约;一为宋哲元,是在日本人的逼迫下签订的;一为张自忠签订的。前二人签约后立即向当时的中央政府汇报,事后只是采取拖延一法,使得条约并不能真正执行。而张自忠本不负责外交工作,却积极主动的和日本签订条约,事后不汇报,并积极认真的执行签订的条款,做出了亲者恨,仇者快之事。使得平津地区早日陷于日本人之手。真是一时成了千古罪人。

   赵登禹、佟麟阁、张自忠三位将军为原二十九军的领导,均在抗日战争时死于前线。新中国成立后的1949年,由毛泽东主席亲自签署命令,颁布赵登禹将军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烈士,并发给烈士证。当时佟麟阁和张自忠二位将军家属找到中共中央,请求颁发烈士证,结果将烈士证发给佟将军家属,而没有将烈士证发给张将军家属。这是因为张自忠将军曾经有过亲日行为,受到全国人民的唾骂。所以当时并没有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定为烈士。1960年时,周恩来总理,亲自主持召开全国文史工作会议。在会上提出要将“三亲”材料写出来。

   当时原二十九军领导何基沣、戈定远、吴锡琪等五人,他们在二十九军工作多年,对张自忠将军的历史及在抗战初期的所做所为十分了解,共同写出了“七七事变纪实”一文,发表在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第一辑第一篇,文中对张将军在七七事变前后的做为有着深刻的描述。这样烈士证的就拖了四十多年来,原来了解内情的人多以故去,张将军的家属找了一些人,弥盖了张将军的一段亲日历史。这样才在1982年由民政部发给了烈士证。赵、佟二位将军的烈士证,刚一解放就发给了二位将军的家属,而张自忠将军的烈士证却晚发了四十年,不值得人们深思吗!

  张自忠的烈士证1982年才发,这里面问题很大嘛!解放初期定的有水平,历史见证人尚在,不会冤枉张自忠的!几十年后发,一可能有腐败因素;二可能有歪曲事实的因素; 我们应当相信毛刘周朱时代的政策水平!!!

  <香月细目>直到日本投降后,才在由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所编《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中查到,“香月细目”的中方签字人是张自忠和张允荣。

“香月细目”主要有七条,
1。彻底镇压共产党的策动;
2。对双方合作不适宜的职员,由冀察方面主动予以罢免;
3。在冀察范围内由其他各方面设置的机关中有排日色彩的职员予以取缔;
4。撤去在冀察的蓝衣社、CC团等排日团体;
5。取缔排日的言论及排日的机关,以及学生的排日运动;
6。取缔冀察所属各部队的排日教育及排日运动;
7。撤去北平的37师,由冀察主动实行之。。。。。。。

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穿日本人的狼子野心。张自忠签订了卖国条约,得到了日本人的应允,可以取代宋哲元任北平市市长和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只在天津是不能完成“香月细目”规定的内容。张自忠就于7月25日私自离开自己的“防地”天津,来到了北平。不和军长打招呼,不向军部报到,一头扎到一群亲日分子中间,阴谋策划如何来执行“香月细目”,以谋求日本人的欢心。7月27日29军军长宋哲元拒绝了日本的最后通谍,发出了自卫守土通电。28日在北平铁狮子胡同宋和张维藩、秦德纯、冯治安共同研究作战时,张自忠闯入和宋发生了争吵,逼宋离开北平。当晚,宋带领张、秦、冯离开了北平。张自忠成了北平代市长和冀察政务委员会代委员长。本来,宋可以在北平多呆几日即可完成蒋介石交给的防守平津冀察的任务。张自忠这一逼只好仓促离开北平。28日晚宋哲元出西直门时,给天津38师副师长李文田发了出击令。李文田、李致远、马彦CHON等人发表了“誓与天津共存亡,谍血抗战,义无反顾”的誓言。率领38师全体官兵身带大饼,于29日凌晨2时开始出击。兵分两路,一路直取海光寺日本驻屯军司令部,一路杀向东局子日本飞机场。双方激战了15个小时,给日方以重创。当时日本人认为张自忠已在掌握之中,就把主要兵力集中到北平,没有想到38师的这一出击使日本人受到很大的损失。立刻找张自忠让其下令38师仃止开火。张给李文田打来“和平有望”的电报,李即下令仃火。至29日下午,战斗仃止。李文田率38师官兵向在保定的29军军部报到。天津的警察4000余人全部被日军缴械投降。在北平当上市长和委员长的张自忠,立即下令将冀察政务委员会中的有抗日色彩的委员全部换成亲日的委员,将北平市公安局长换成大汉奸潘毓桂,将北平置于日本人的控制之下,促使阮旅降日。25日时还曾盗用宋的名义,准备将37师撤离北平。大家看一看,张自忠的这些所作所为是不是汉奸行为,是不是卖国行为。张自忠在北平任职只不过一周左右,却做下了日本人做不到的许多事情。38师这一打,日本人一看,张自忠并不能再控制住38师,认为张再也没有利用价值了,就不再理睬张了,亲日分子也不再理他了。。张只得仓忙逃离北平。

  29军中,共有三个高级将领和日本人签订了条约,一为秦德纯,是奉令签约;一为宋哲元,是在日本人的逼迫下签订的;一为张自忠签订的。前二人签约后立即向当时的中央政府汇报,事后只是采取拖延一法,使得条约并不能真正执行。而张自忠本不负责外交工作,却积极主动的和日本签订条约,事后不汇报,并积极认真的执行签订的条款,做出了亲者恨,仇者快之事。使得平津地区早日陷于日本人之手。

  张自忠阵亡于1940年,各界追悼,当时美誉叠加;但是谁也未曾料到五年后日本投降才披露出《香月细目》啊!覆水难收,赞词难改;人已战死,既往不咎;于是,才演绎出汉奸.千古罪人翻然悔悟舍身取义而成了民族英雄的故事。这也正是对张的评价至今争论不休的焦点所在啊! <BR>  如果当时大家都知道,张自忠私自和日本 签订"香月细目",还会给他这么大的荣誉吗?

  新中国成立以后,周恩来总理曾任过我国政协主席之职。在其任职期间,觉得国内有一大批人士,随着年龄的增大,正在不断的故去。而这些人正是一些重大历史事件的经历者。甚至于是重大历史事件的领导者和参与者。他们知道事件的起因、内幕过程和结果。如果这些宝贵的资料,不能保存下来,将会随着老人们的故去,而一无所有,将会对中华民族的历史造成莫大的损失。应该出版一本文史资料,以补充当时所发表的历史资料的不足。这些史料被称为“三亲”史料。史料的内容,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阐明一些重大的历史事件。甚至于和正史的观点相左,也可以被保留下来做为参考。“七七事变”纪实一文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经过五位“七七事变”亲身经历者何基沣,邓哲熙,戈定远,王式九,吴锡祺的认真讨论后而成稿。他们当时在29军内分别担任一定的领导职务。

此文因为其重要所以经过周恩来总理亲自审定后,被列为文史资料第一辑的第一篇。该书出版于1960年。总理在世时,五位作者健在时,并没有人提出过异意。过了几十年,总理故去,五位作者全都不在了,此书再版时,全文中有关于张自忠的不积极抗战,逼走宋哲元,自己充当了汉奸的角色的说法,约有800多字被删去。这是为什么?这只能说明某女活动能量大,不知采用什么手段,竟能删去这些重要的内容。不管理由多么充分,总是不符合总理当时出版此书的要求。要知在文史资料中有人发表完文章后,会立刻刊登不同的观点 进行反驳。并没有见过将前一篇文章删去部份字句的先例,这也不符合争鸣的惯例。不过现在前后两种版本对照着看,某女的意图就昭然若揭了。虽然此书发行于1960年,已经过去快半个世纪了,又经过文革浩劫,存世量不多,总还是有那么几本,现借来,将其删去的字句摘录于下,供参考.待有条件时,再将全文赶刊载:

书中第10页第3行删去80多字:宋哲元为了使冀察这个局面能够在矛盾重重的环境中存在,他就不可能站稳坚定的政治立场,不可能表明鲜明的政治态度,不可能确定明确的政治方向,因而也就不可能决定应付非常局势的决策;

第1页第16行删去80多字:他们窥伺张自忠在一些名义、地位、权利等问题上对宋有所不满,于是乘机包围张自忠,并且在张与日寇之间拉上了关系,这就使得张自忠一步一步地陷入了他们的圈套,成了他们利用的工具;第25页第12行删去40多字:不过他(笔者注:指宋哲元)对汉奸包围张自忠的情况已耳有所闻,所以在他离津回平之前,叫张留在天津,不让他去北平;第28页第16行删去120多字:此时忽接张自忠由北平发来电报,谓和平有望,但是各处已在激战中,亦无从制止。这时天津的战况是:海光寺已被我包围,因工事坚固,急切难于攻下;天津总站已经克复;天津东站,将敌人包围在一个仓库中;东局子飞机场仅攻占了一部分。指挥部自接到张自忠的电报后,即仃止军事进攻;第29页删去两大段,第二段、第三段共300多字:

第二段,宋哲元在通电表示了守土自卫的决心之后,一方面进行了守城的军事布置,一方面催促孙连仲、万福麟两部迅速北上。这时孙、万两部已开至保定以北,北先头部队且已到达距北平不远的良乡一带。在这个时机如果采取紧急步骤,进行统一部署,集中兵力,犹能予敌以重创。但是,冀察内部的矛盾,又引起了一个突然的变化。第三段:七月二十五日,宋哲元突然接到张自忠来平的报告,甚为愕然,并说:“我叫他留在天津,他来北平什么?”张到平后,受到汉奸张壁、潘毓桂等的包围,很少与外界接触,忽于二十八日下午三时许前往见宋,并对宋表示:“如果委员长暂离开北平,大局仍有转圜的希望。”至此,宋已明白了张的意图,于是立即决定离平,并派张自忠代理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兼北平市市长。宋于当日夜间即偕同冯治安、秦德纯、张维藩等离平赴保定。第30页第10行删去50多字:从这时起,他才清楚地认识到受了日冠和汉奸的愚弄,对日寇恨之入骨,后来缍在抗日战争中英勇杀敌,以身殉国.

   如果心中无鬼,何必下这么大的力量去删改已故作者的文章,不就是为了将张自忠的这段**、反人民、当了汉奸的历史掩盖罢了,能掩盖的住吗?   

  张自忠于1937年4月23日中日战争爆发前夕访问日本并不是宋哲元所派,而是受日本华北驻屯军的邀请。日本将中国对日庚子赔款拿出一部分作为特殊经费,拉拢29军;先是邀请宋哲元,被宋拒绝,后转而将目标定在张自忠身上。张自忠早有取宋而代之的野心,自任天津市长以来很想拉拢日本人以壮大个人势力,所以当日本驻屯军向他发出邀请时,他不顾中日关系的形势而立即答应日方要求,组成了冀察平津访日团,任命他的把兄弟大汉奸张允荣为副团长。名为冀察平津访日团,实际上河北省长冯治安察哈尔省长刘汝明北平市长一个也没去!

  张自忠在4月23日出发前一周才通知宋哲元要宋“批准”,而宋哲元根本不知道张哪来的经费!张自忠是4月15日到的北平,见宋之前先见了英国总领事阿弗莱克;之所以通知宋不过是官样文章而已。

  张自忠带着他的小老婆和兄弟以及女儿张廉云侄女张廉瑜在日本游历了35天,除了参观游览,还结交了一批日本官员,并受到日本天皇的召见!日本人对张自忠的“国宾”待遇超过了一个月之前接待国民政府外交部长张群的规格![张回国时,其随行女眷均身穿日本和服]所以张自忠回国之后变成了“知日人士”!并迅即和几个著名汉奸结拜成把兄弟,逐步控制了冀察政委会。

  “七七事变”后张自忠竟直接下令不归他管的37师何基沣“不许抵抗”,又把宋哲元的委托人秦德纯挤开,不顾国民政府“军人不外交”的禁令而直接插手中日谈判。最后私下和日本军方签了秘密协定《香月细目》,出卖了在北平浴血奋战的37师弟兄,逼走了宋哲元,打开城门迎接日本兵,致使天津北平同时沦陷!

  所以,当时的老百姓大骂张自忠是汉奸!这难道有错吗?!

  请看张自忠将军接受记者采访时是怎么说的?。

  答记者的三句话 伏庆珍

  (张自忠一战捷淝水,收复了淮河北岸的阵地,又率部向津蒲路北段进发,工人群众、新闻记者把他视为英雄来迎送,他只痛切的说了三句话。)第一句话是,“兄弟无话可说”;第二句话是“大部分国人都骂我是汉奸,兄弟认为这是终身最痛心的一个污点”;第三句话是“只有事实可以洗刷这个污点,现在无话可说”。引自《张自忠将军史料专辑》

  张自忠将军战死在疆场之上,成为了烈士。将军生前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一直是坦率地承认,并不隐瞒,并不掩盖。当众承认汉奸是自己终身最痛心的一个污点。并且准备用死来洗刷自己的污点。

  1937年七七事变前后,张自忠在京津地区受汉奸和亲日派的影响,做过一系列坏事和错事,我们将陆续披露这些鲜为人知的史料:有历史档案,有当时的人物撰写的回忆文章,有现代史学工作者的研究成果. 不可否认:张自忠后来翻然悔悟`英勇杀敌`战死疆场是值得大为称颂的,但人无完人,张自忠历史上不光彩的一页毕竟是客观存在的史实,也是不能一笔勾销的. 我们的目的是让后人了解历史的本来面目,从而更加全面地客观地评价张自忠。

  中央电视台自7月7日始在新闻联播中连续播出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的系列报道[永远的丰碑-抗日英雄谱]。该节目分两部分,其中,中共领导的抗日英雄在[永远的丰碑-抗日英雄谱]中播出,有叶成焕,李兆麟,包森,张宗兰,马本斋,吉鸿昌,李红光,抗联十二烈士,节振国,范续亭等英烈;国民党方面的抗日英雄在[抗日英雄谱]中播出,有赵登禹,佟麟阁,张学良,杨虎城,傅作义,马占山,蒋光鼐,蔡廷锴,卫立煌,张自忠,李宗仁,陈翰章,杜聿明等英烈。

  我们注意到,这是中央近年来首次对国民党方面抗日英烈的定位及评价,其中涉及张自忠的定位及评价有几点新意:

  1,张自忠在国民党抗日英烈榜上排名第十。

  2,只从1938年后开始评价张自忠。

  3,公开张自忠是“为了不让日军俘获,拔佩剑自戕”的事实。

  我们认为中央对张自忠的定位及评价是客观公正的,是对近些年来社会上少数人肆意拔高张自忠同时贬低他人的不当作法的公开回应,是维护历史真相的正确举措。
yantailangzi 发表于 2011-4-8 20:0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自忠访日怎么啦?不访日七七事变中照样要主和,这是宋哲元分配他的差事。日本的将领在中国飞来飞去的,还出了不少所谓中国通,中国的将领为什么不能到日本去摸下底,出几个日本通呢?我看张将军、何将军、黄将军去得好,起码了解了一下日本。去日本就是亲日?要亲日他在天津就很方便,犯得着去日本吗?孙良诚、吴化文等人到是没有去日本,不照样当了汉奸?蒋介石在日本住过好几年,不照样**?事变不同于战争,不要以战争的标尺去衡量事变中的人和事。事变中无论主战或是主和,都是正常的,只要没有私心,都是爱国的。《香月细目》是不是张自忠签订的,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宋哲元的态度,宋如否定它立成一张废纸,但宋不仅未否定,还主动地实施,又换防又查禁进步书籍的,就差逼冯治安辞职了,那不是在天津的张自忠所能办的,你有什么不服气的?有人向宋问《细目》的事,宋很不高兴地表示,即使有也强于何梅协定。说张自忠勾结日军逼走宋哲元,这话说的既没有民族立场,也不符合历史事实。


* n) n' h$ d6 O1 D$ {8 D8 v

日军廿七日早三时攻通县驻军、八时攻小汤山驻军、下午十一时攻团河驻军,你知道这三处均为三十八师驻军吗?有这么勾结日军的吗?宋当晚任张自忠为北平城防司令,准备调该师南苑部队入城与赵登禹师换防,但为日军破坏未成,次日南苑血战,主力还是三十八师董升堂和军特务旅,激战终日。大学生军训团刚发枪战斗力不强,损失很重。佟赵阵亡,宋看不行了,一要找替罪羊开溜,二还重视日军廿八日声明,三怕中央知道他继续谋和,于是有了强留张自忠,通过严宽和萧振瀛欺骗国民政府的举行:张不干,发生了发执。宋强留之。宋廿七日已声明将交涉权还中央,为掩盖出尔反尔行为,向严宽造谣说张、石所部参加日军行动,严宽即隐匿不敢再与张自忠相见,还向中央发出错误电报,替宋当了一回枪手。宋见萧振瀛又诡称张逼他离去,以向中央推脱失守平津负责。萧见张问,张责任心重,该解释的地方不解释,不该检讨的总检讨,致萧误会,写于回忆中,又为戈定远等人引用发酵。你可以看张与萧、记者及鹿钟麟谈话,均有责任心极重的表现,反看宋对失守华北的责任心,只担心自己,相去甚远。张的责任心重怎么能成为你们攻击他的理由呢?大家还要不要讲民族立场,台海两岸怎么实现民族和解?张改编冀察政务委员会是八月三日的事,此时实力全失,用一下这个破招牌骗一下敌人有什么不可以的?根据《冀察政委会组织大纲》,该会委员由委员长提出,报中央批准,他是代委员长哪有这份权力?中央或宋哲元一个声明即可无效,但宋和中央都看出这是假的,没有丝毫反应,到是你们这些人拿着当回事。你怎么不说他免去的委员中戈定远、门致中、石友三等后来也当了汉奸?有一个国共两党海峡两岸都认同的抗战英雄多不容易,硬是要你们这些人给毁了,好好反省吧。3 C* }& c6 ^/ {
2 x! E# g+ Z5 l7 R

    六十年代是一个什么样的年代?大家清楚。反右运动刚过,人们心有余悸。以张克侠为例,他是张自忠的老部下,受张自忠知遇,在三十三集团军有二张合作,相得益彰之说,共同为民族自卫战争立下战功。张克侠因共产党身份为蒋介石怀疑,险被除去,还是张自忠力保方无虞。但六十年代,张怎么写回忆录呢?见戈定远写大敌当前,张自忠竟勾结日军逼走宋哲元的句子,受到极大压力,明知是谣言,写吧,对不起老长官,不写吧,又得罪戈定远,完全有可能被戈诬为右派。于是硬着头皮,只好委屈老长官了,也引用了宋哲元对萧振瀛所说的话。北平明明有独立廿七旅突围而去,张非称留北平的两个旅都被日军缴械。其意在告诉后人,我在瞎说,不说不行,不要相信这是真的。张将军当时没得烈士称号,全戈定远先生之功。当时,徐向前元帅对西路军奉命留河西走廊三月方导致全军覆没的实事都不敢说,更何况张克侠,他是共产党人,他敢称赞张自忠吗?八十年代,要修改以前出版的《文史资料选辑》,黄济人问政协常委黄维反不反对,黄说:反不反对,这要看当年的事情值不值得反对。


0 L! ?5 j+ V. X3 q' h- ?* ^

我被特赦后的头一个月,功夫就用在看这些东西了,我认为有些文史资料,根本不能称为文史资料,就象认罪书,甚至还不如。我不否认六十年代的很多好的文史资料,但却有些如戈定远之类的人为了迎合我党而不讲民族立场,信口雌黄,这是八十年代要修改文史资料的主要原因。为什么楼主对八十年代修改文史资料这么反对呢?还有称张将军没有对日交涉责任,这是无视历史事实,冀察政权的天津市长从萧振瀛开始就有这个责任,以便就近与日华北驻屯军交涉,宋将张由察省调天津,就是要使他负这个责任,此有秦德纯的回忆为证。说宋哲元下令打的天津作战,这是无视历史事实,宋廿九日一早致中央的电报多有自吹成分,但对天津作战只字未提,后来才专电报中央。正是天津抗战打破了宋谋和的最后幻想,李文田开始还得意,后来知坏了宋的大事,吓得要投韩复榘。天津的保安队明明参加了抗战,后到静海为李致远所留,后改编为独立第三十九旅一部,为什么说他们当了汉奸?就算被缴械的独立三十九旅也没有为日军所留用,日本人也不敢留用他们。说张为日本人提供了万名伪军,纯属别有用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历史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尘土网-尘土历史网 ( 沪ICP备07004038号  

GMT+8, 2018-2-21 01:23 , Processed in 1.210979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