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历史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93|回复: 1

【转】五驳林治波学术不端——著史者更要先学做人

[复制链接]
卢沟晓月明 发表于 2011-4-22 06: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驳林治波学术不端——著史者更要先学做人
% o# p- ~; i' `# @8 e# z& \) X9 u* y2 v9 x, L) _
风雨漫漫兮
6 }. Z; F9 [6 _' a- K, C! j2011-04-13 17:48:53 发表于凤凰博报—风雨漫漫兮博客9 |) Z6 T0 M2 b6 M+ M7 d

+ l/ c! n0 f# n6 N林治波是一位造假文痞。 1 V- r8 N& ~5 [0 e( t
他惯用四招欺世盗名。首先,他喜欢张冠李戴,总将别人的功劳和荣誉安放到张自忠身上,将张自忠的不足、错误推诿他人;其次,在没有论据或者论据不足的情况下,林氏的文章经常过早先下结论;第三,喜欢编造历史,只要材料不够就编造;第四,不能有人提张自忠的错误,否则,将有大帽子临头。如果前两种是能力不足的话,那么后两种算不算欺世盗名呢?
+ L2 N) F% K) c( j2 p' ?4 n$ K- M首先,在他的1993年大作《抗战军人之魂——张自忠传》中到处抄袭他人作品而不引用出处(书后虽大量罗列了一些书籍,但不知道他是怎么学习引用的),总是偏袒张自忠、为张开脱罪责。
7 b$ X! ~9 @0 y9 N2 S2 G我不得不怀疑林氏接受了张自忠独女张廉云的真传——将烈士张自忠推向神坛。将张的功绩夸大(如把西北军老将模范连连长李鸣钟说成是张自忠,还以为是拿到了证据,其实只有李鸣钟是模范连连长,其余都不是固定的名称,只不过是一个短暂荣誉罢了,还将1933年长城抗战的前敌总指挥赵登禹说成张自忠),将张的错误推诿于他人(比如说宋哲元在1937年7月28日被逼出走说成“金蝉脱壳”、诋毁阮玄武主动投降日寇、将张自忠“逼宫”说成“临危受命”)。在他的1999年出版的中华名人丛书《张自忠传》中更是没有一处引用的注解,完全是小说笔法在编织英雄,本人即是看了当年他的拙作《张自忠传》而真以为是真实的事迹,还甚为感动,但当我知道了真相后,对林治波的做法真是深恶痛绝,他和江湖骗子无异!4 b' k7 ?' }' _$ C
当我读了林治波先生的成名作《抗战军人之魂——张自忠传》后,心情颇不安宁,当时心中有两个疑问,一是著者林某虽大量罗列了所参考的书籍目录,但为何对张自忠的错误做法没有丝毫怀疑,还是相信张没有“疑点”,文中非常明显地偏袒张自忠;其二,林治波为何没有论证就诋毁历史人物。比如阮玄武投敌问题。我不得不怀疑林治波先生的人品了,我更怀疑林治波的大作含金量有多少。
  a4 _; B% s" v林氏在简历上自称从小就崇敬英雄,对张自忠的经历非常敬佩,所以才动心要写张自忠传,如果林氏是一位真诚、善良、追求真理的正人君子倒好了,但是他误入歧途,受到了张自忠独女张廉云的指使,为张自忠编写了《抗战军人之魂——张自忠传》,书中对张自忠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后的错误极尽推脱,认为几位知情人的文章不足为凭,因为他们不是“直接知情人”;而在没有有力证据证明其论点的前提下先给张自忠定格为确实是“临危受命”,举出了6点不充分的理由,我现在有幸浅析一下。" F) B) T1 c5 ?# R! u; T
第一,从张自忠的爱国气节上分析他不可能做出“逼宫”,沦为汉奸的理由。我认为一个人平常的爱国气节不代表他在人生关键时刻的表现,只能做一时的参考。请林先生不要用这种哄孩子的伎俩来分析,有些低级。9 s9 p. f4 t) t' \
第二,宋哲元与张自忠关系融洽,不可能“逼宫”。' V, z3 [* N3 L7 {  i4 p: j- r6 S
张自忠不是宋哲元的嫡系。当初29军建军时期,张的拥戴是因为驾驭不了刘汝明、孙良诚等威望高于他的人,才请出宋哲元当一把手。张当二把手也因为他的部队比较整齐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能力强,威望高。建军之后,宋哲元一直对张自忠“比较客气”,这在张俊声的回忆文章里能够看到,这里不必赘述。张自忠对扩军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这也是他私心作怪的原因。说宋、张关系融洽没有根据。2 s1 W/ Z& d2 l! p
第三,说张自忠不可能“逼宫”是因为他没有占到实惠。, _* p& a0 H; [: T( Q
张自忠将宋逼走,是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实力,他以为自己当一把手可以和日军谈判(因为他在四五月间刚从日本回来),错误地估计他可以保住平津、河北、察哈尔免遭战火,这样可以保住他的荣华富贵。林氏说张自忠不可能“抛开自己的部队,甘愿留平做光杆傀儡而徒招辱骂……”,林治波先生真是不知道,还是健忘,驻防北苑、通州的独立39旅6000精兵难道不听张自忠的命令么?你诋毁该旅长阮玄武“卖身投靠日本……”,请问他听谁的指挥,难道是宋哲元么?宋哲元手里都快找不到预备队了,宁愿将132师从河间一带调来北平换防37师人马,都没派阮玄武旅差事,这是为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么?张自忠“逼宫”就是因为他在北平还有这数千嫡系部队。宋哲元能不对张自忠的“逼宫”有所顾忌么?
: W$ H! z# q; b  T) z第四,说张自忠是个性和人格驱使不可能“逼宫”。
( w8 Y, r/ v" N" R. F# I, t我想若从张自忠的人性和人格特点分析他不能做汉奸有些滑稽,这与第一条理由的爱国气节有异曲同工了。我认为一个人的人格、人性固然重要,但不代表在人生大义上的表现。林氏这两个理由不值一辩。
& l+ Y# ^; `6 s6 o9 h第五,说宋哲元离平赴保是因为蒋介石的主意。
) Z1 l) }7 Y; h! v3 i/ w& O林氏说宋哲元出走是因为蒋介石一贯主张,确实蒋介石一再催促宋哲元不要和日人和谈,直接去保定指挥。但是,宋哲元当时还是不愿走,还想继续抵挡几天,他知道平津的重要,自己的职责重要。当时已经决定留下四个团,由秦德纯指挥,偏偏闯进来了不请自到的张自忠。他的“逼宫”是预谋已久的。因为7月19日深夜他和张允荣已经秘密和天津驻屯军参谋长签订了《香月细目》。秘密来北平连秘书长马彦翀都不知道。请林治波先生不要因为蒋介石催促宋哲元的离平密电而为张自忠“逼宫”推脱责任吧。
9 a4 t7 j: Q% T: e! ~1 g第六,说张自忠留平无丧权辱国的表现云云。9 o+ e7 L4 z, A* z
1937年7月27日,宋哲元发出守土抗战通电后,张自忠不在天津准备抗战,而于25日就私下秘密来北平,到北平后被汉奸包围,准备28号一起动手。错误以为只有他出来维持,日军就可以谈判,可以免除生灵涂炭,可以保护他的富贵。7月28日午后,张突然出现在宋哲元寓所武衣库,威胁宋离开,说他有办法解决,宋遂匆匆出逃,连家人都没带走,要是正常临危受命,能是这样狼狈么?因为在7月19日,张自忠和张允荣就已经和天津驻屯军参谋长签订了《香月细目》,出卖了抗战的37师全体官兵。他秘密来北平就是要履行他在《细目》中的协议的。以后的事情是冀察政务委员会大换人(其中大多数是汉奸。张自忠的独女张廉云却说是因为委员大多不在北平,那何必换成汉奸呢?),继而张自忠和松井谈话后,命令北平城门大开,这不是开门揖盗么?张还下令留守北平各城门的132师官兵换成保安队的黑制服,每天听日本人训话,暂时维持治安。刘汝珍团长不愿听从张自忠的命令,毅然率领该旅大部官兵和收拢的一些其他部队的官兵(三千余人)突围,奔向察哈尔继续抗战。而听从张自忠的阮玄武旅6000精兵不费一枪一弹甘愿缴械,这就是张自忠的“临危受命”。请问林治波先生,这能不能算丧权辱国?$ b# a8 Y$ s8 ]( |% k4 q
林治波还诓骗读者说,张自忠将冀察政委会原任委员免职,任命了一批亲日派和汉奸政客做委员是按照与宋哲元商量的计划行事,请问你出处在哪?有何根据?他对宋进行威逼,宋怎么可能还和张自忠商量这种人事安排。北平都沦陷了,有商量的必要么?
5 C5 Q8 P2 Y3 @林氏这六点了宏论,没有一条是说得通的。5 a' V6 S0 U% n/ q+ H0 }
还有一种观点为张自忠开脱罪责,那就是说张为了掩护撤退,为善后事宜留平。可笑的是,身兼天津市市长和38师师长的张自忠,有必要为了善后事宜留平么?这种事情田春芳和杨兆庚做主还不够么?
6 t1 g8 s' o% T现在,再分析一下林治波先生认为可考的一些证据来源。
; p+ K" B+ c* I  ]/ G请问林治波,你的证据何在?张宗衡、李致远的回忆文章么?张宗衡在七七事变时期担任何职、当时在何地?李致远虽为旅长但也不在北平,他俩人的话难道是直接知情人么?再说他们的大作何时刊登?大多在20世纪80年代之后,正是张自忠的独女张廉云专横跋扈、作威作福的时候。张宗衡被她威胁之下,写下了几篇违心的回忆文章,请问这也能做证明么?李致远是张自忠的连襟,刚要写天津抗战时历史(其中提到张自忠打来电报说和平有望)。马上被张廉云威胁之下改口,他的文章难道也能成为证明么?我认为你林治波的做法不是科学的、负责人的做法,连论证都没有就先给张自忠戴上了高帽子。请问这是什么学术做法?你既然崇敬英雄张自忠,难道就这么崇敬么?你为何不学习张自忠知错必改的作风呢?
2 a5 H% C3 c* b& T- d再者,林治波在《抗战军人之魂——张自忠传》中诋毁阮玄武投靠日寇,请问你根据是什么,你凭什么说阮玄武投靠日寇,阮玄武于1980年发表在《上海文史资料选辑》里的文章是在张廉云的恳请之下写出来的,他在文中说自己为了独立39旅的安全,怕被日军吃掉才将部队偷偷带出险境的,当时并没有带出,因为很多干部是张自忠的人,这个队伍带不动又折返营地,他只好放弃了责任去找张自忠,张自忠也没提这个事情(其实张自忠早得知头天阮要带走部队的事情)。请问林治波先生,一个连部队都带不出险境的旅长,还怎么可能去派参谋长联络日军等待缴械呢?这合乎逻辑么?阮玄武倒是提到了他听从石友三、张自忠的命令。因为这是张自忠下的命令,你为了把张自忠的罪责抹去,就嫁祸于人,编造了阮玄武投降的谎言,你居心何在?光凭这点就可以认为你不是一位有人品的正人君子,别的文章就根本无从可谈了。
4 G  f: }: a0 f) n% O0 \让人震惊的是,当年很多西北军将领之后读过林的拙作后大为愤慨,认为林氏的做法无异将西北军之后重新分裂。最为不能容忍的事,书中所述多有失实。如1937年7月28日午后,宋哲元被张自忠所逼出走,委张三个职务的任命,完全是被迫,林说成是“临危受命”甚至“金蝉脱壳”,将宋哲元描写为自私、胆小的人。他要是自私、胆小早就逃保定了。
* z; }4 o. t- r4 @6 C& J0 J# t" w林氏还武断指出何应钦的代表严宽的电报中是道听途说,我不禁要向林治波先生请教,你既然认为道听途说,为何不继续论证严宽的“错误”呢?难道就光凭你这一句话就是出结论了么?严宽是何应钦的亲信,被安插在29军里,任务就是监督高级决策者的言行。他何必在卢沟桥事变后一而再,再而三地编造谎言向远在几千里以外的何应钦汇报?他在7月15日密电里汇报说,……“张等力主和,日对张等由陈、马居中拉拢,故张等对日外交处处让步,藉巩地盘。……”林氏既然提到了这些密电,我想他不是没看到,他是不想也无法考证了。所以才笼统地斥为“道听途说”。既是一个旁观者,又是亲历者的严宽汇报了很多机密,这些机密在《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中可以找到,这些宝贵资料根本不是空穴来风。倒是证明张自忠在七七事变之后的行为,为他“逼宫”提供了有力佐证。- u% y6 J6 Q2 x0 r
近期新发现Yantailangzi先生,在凤凰论坛上登出一篇《驳李教授近年来对张自忠将军的诋毁》的文章,我有幸拜读了。读后实在想说几句话,不知道这位Yantailangzi先生愿意听否。
0 X0 s$ u5 s/ c5 A; @: |  ~* @你在文中不是以正常学术探讨的口气,而是含沙射影、挖苦、教训的口吻,以长者、权威的架势自居,大有一副有我其谁的面孔。而文中提出:“李教授有一个观点,认为喜峰口前线总指挥是赵登禹,这没有错,林治波也没有否认过赵为喜峰口前线总指挥。但李却以此为标题攻击林治波、张廉云声称的张自忠为二十九军前敌总指挥这一事实,这纯属移命题,偷梁换柱,这是李的又一手法。……”: S5 e5 L6 S' N
我看了你的宏论后不禁莞尔一笑,你的宏论有些似曾相识,这和那位销声匿迹的林治波先生的写法相似,林某就是喜欢偷梁换柱迷惑读者的,你怎么也是一样呢,而且这么凑巧,林某也是自诩是抗战专家,他也喜欢给人扣帽子压人。你难道和他有缘分?令我遗憾的是,我有幸拜读了李惠兰、任真、韩明三位先生的四篇揭发林治波学术不端的大作,自始至终没找到Yantailangzi先生指责的偷梁换柱之法(李文自始至终根本没有说赵登禹是长城抗战的前线总指挥,而是说前敌总指挥;可那为学术不端的林治波先生倒是说张自忠是前线总指挥,这次Yantailangzi先生又说张自忠是二十九军前敌总指挥。我觉得根本不是李文有误,倒是林治波先生和Yantailangzi先生没有配合成功露了马脚吧!真正的偷梁换柱倒是你们二位了。这倒是像林治波先生的作风,我文前提到过林氏喜欢张冠李戴,看来我说轻了,应该说他偷梁换柱比较公允。/ m! H9 ]2 e" t# ^* Y7 M
请问Yantailangzi先生,你文中提到的阵地布置的文字出自哪里,请你赐教。“喜峰口夜袭是在三十七、三十八师各部未完全到达的情况下进行的,两师主力到达后,即重新调整阵地,自东至西布置:以三十七师赵登禹旅长为第一守备区司令,担任董家口至喜峰口(不含)之线;以三十八师黄维纲旅长为第二守备区司令,担任喜峰口至潘家口(不含)之线;以三十八师旅长佟泽光为第三守备区司令,担任潘家口至苇子岭(不含)之线;以三十八师团长董升堂为第四守备区司令,担任苇子岭亘洪山口至黑锅顶之线阵地。三十七师王治邦旅为预备队。”1 U  W& @; M8 `( w  q
还有你文后还有“正确结论:张自忠是二十九军事实上的全局性的前敌总指挥,赵登禹是二十九军喜峰口这一局部战场夜袭作战的最前线总指挥;……”云云,我请教你谁委任张自忠为全局性总指挥了?他指挥什么了?你凭什么依据说赵登禹是二十九军喜峰口这一局部战场夜袭作战的最前线总指挥?你的做法确实很像林治波,先有结论,后头在凑证据或者根本没有证据编造啊!很遗憾,你废了一万多字没有什么学术价值。/ ^1 f+ M- w& q/ U. K
我看你不要和林治波一道欺骗民众了,实在是滑稽!+ a2 Y5 V7 h; Z0 o4 b- i
有关林氏编造的史实真是非常丰富,我一时无从下笔了。再举一例吧。为了给张自忠树立“高、大、全”的光辉形象,林氏绝口不提张自忠自杀企图的事,而是编织了一段张临死前和一名日本兵藤冈的搏斗场面,极尽写实手法,在我看了这个场面之后冷静一想,试问林先生,你的出处在哪,为何不注明?还是你根本没有出处呢?你难道不知道,越这么书写英雄我越发不相信了么,原因很简单,你在写历史书籍,不是小说,不可能有大量的形容词做修饰。最为恶劣的是,为了反衬张自忠“临危不惧”,林氏将李文田参谋长描写为临阵脱逃,这种不负责任的文字在他的拙作中比比皆是,罄竹难书。9 W8 Z8 [( P7 U- e+ B5 x6 L% d
在林氏春风得意之时,他的拙作成了全国张自忠作品的范本。而且不能有不同声音出现,他像一个不知深浅、为虎作伥的文痞,不允许有人说张自忠生前的不是,谁敢说就批谁诋毁英雄,诋毁英雄家属。
8 _, E3 o2 \' ~4 A0 c最后,我奉劝林治波先生不要再做什么文字游戏了,不要在后台捣鬼了,我实在不愿意看到你新的诡辩文章,实在是一种受罪,你要是能拿出使人信服的,能证明张自忠做过喜峰口前敌总指挥、模范连连长、“临危受命”的铁证就行,否则,不要再做文字游戏了(什么前敌总指挥和前线总指挥)。你不觉得你为中华民族的后人犯了大错么,你的大作《抗战军人之魂——张自忠将军传》《张自忠传》等书印刷了多少册?7000册,你误人子弟,难道非要全国人民千夫所指,甚至万夫所指你才迷途知返么?我看最好的做法是你从此缄默不语或者公开承认错误,枉不失一丝希望。否则继续执迷不悟,将遗臭万年!
笑天 发表于 2011-4-22 09:24: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人我还真没听说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历史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尘土网-尘土历史网 ( 沪ICP备07004038号  

GMT+8, 2018-2-21 01:25 , Processed in 2.40114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